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阳人幼儿园桃子班

让我们一起关注,孩子成长的每一个脚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韩陈杨老师:毕业于杭州外语学院,大专学前教育专业,在园教龄为6年,工作期间曾获得县级“春天颂诗”指导一、二等奖、班级模特秀指导二等奖等。我们坚信,每个孩子都是最耀眼的星星,和孩子在一起,我们愿意成为孩子们最知心的朋友! 章淑虹老师:是2014年刚加入幼儿教育事业,为人随和,是个勤奋,认真的老师。陈玉灵老师,是2014年刚加入幼儿教育事业,非常喜欢孩子,是个有责任心的老师。我们会把我所有的爱献给我们的孩子们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孩子  

2013-09-04 11:51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郑锦鸿《孩子》
我们能拥有孩子多少年?
        3岁 ? 孩子上幼儿园了,看着他小小的坚强的背影,心中又喜悦又 有点小小的心酸。
 离别了一整天,孩子看到 你高兴地奔过来,扑在你的怀里,跟你说:“妈妈,我想你了。”? 那一刻,抱着孩子就像抱 着整个世界。
6岁 ? 孩子终于上小学了,这是多么值得纪念的事情,他的人生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,却没想到,这也是孩子离开我 们的第一步。
 孩子已经对与你分开一天习以为常了,而且喜欢每天去学校。 ? 甚至,有时还会说:“妈妈,在家好 无聊,没有小朋友和我玩。”
 12岁 ? 孩子上初中了,有的开始上寄宿学校,一 个月或几个月回一次家,才能见上一次面。
 他们开始不再依赖你,甚至,喜欢和你对着干。
 你想帮他们做点事情,他们说:“妈妈,我自己来吧。”突然觉得这句话让我们觉得好失落,孩子是不是不再需要我们了?
18岁 ? 孩子离开你去上大学,一年回来两次。回 来的几天前,家里的冰箱就装不下了,准备了各种各样他喜欢吃的东西。
可是一回来打个照面,就忙着和同学、朋 友聚会去了。 ? 从此,你最怕听到的一句话:“妈妈,我 不回家吃饭了,你们自己吃吧。”
 大学毕业后,孩子留在了远方工作,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。?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几天就走了。
 那时,最盼望的就是孩子的电话,希望孩 子对你说一声:“妈妈,我很好,你保重身体。”这样就足够了。
 孩子结婚了,回家的时间有一半匀给了你的亲家,见面就更少了。
 你已经习惯只有老两口在家,但是,你最希望听到孩子对你说:“妈妈,今年我回家过年啊!”
 当孩子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,我们已经不 再是他们的家庭成员了,他们的一家三口(或一家n口),已经不包括我们在内了。
 我们慢慢习惯了这样的日子。只是在闲来 无事的时候,经常翻翻相册,看看我们自己的一家三口。
无论孩子身在何方,却永远是我们家庭中无可取代的一员。
 是啊,其实当孩子在身边的日子,我们是 多么幸福。可是有时我们却会抱怨:抱怨做了太多的牺牲,抱怨孩子不懂事,抱怨 生病,让你操碎了心,抱怨为了培养他,花费了太多的精力与金钱…… ? 可是 10多年后,就算你想要,也没有机会了。
 孩子会不停地成长,过了这个时期就再没有这个时期的特性。
 你是不是常常在孩子断奶后怀念喂他吃奶的日子,可是那时你却觉得好累、 好辛苦、好厌倦。
 是不是看到他小时候吮手指的照片觉得好可爱,可是你曾经却为了要不停地给他洗手而烦恼透了。
 是不是在他褪去童声后,特别想念曾经奶声奶气的声音,可是他以前撒娇的时候你却很不受用。
 是不是当孩子去上学后你特别怀念他黏在你身边的日子,可是以前你却总在想他要 什么时候才能去上学啊……
 时间无法倒流,过去了就只能永远过去。孩子能呆在身边的日子是多么难得与宝贵。
 正因为如此,就应珍惜与孩子相处的每一刻,也更应心存感恩,谢谢上天给我一个孩子,让我分享与见证他成长的每一刻。
 无论孩子带给我多少困难、烦恼、甚至挫 败,无论让我失去多少睡眠、时间、金钱、精力,我仍然豁达,因为,这都是上天的恩赐。当孩子在身边的每一天,我都会努力让 ? 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心情,体会在一起的幸福。
 我尽量不给孩子太多的压力、束缚、牵绊和阻扰。
我认真思考,也努力实践管教的分寸与尺度,既尽力而为,也量力而行,因为我有责任与义务教会他生活的本领,帮助他练就强健的翅膀,以便来日可以自由快乐地飞翔。
我会告诉孩子: 就算所有的路都行不通,还有一条路可以畅行,那就是回家的路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 网易衝 m ig /javascript" id="wumiiRelated age("> W:1="0.blor /javas
r fc06 bdwb l腔 h"0" /div> m ig r cr h"0" /div> m ig "r fc06 bdwb tarmb lcr bh v cccr m ig r br bh /div> m ig ss=ss=h lcr /div> m ig r fc06 bdwb l莣l g lg h"0" /div> m ig <>"r fc06 bdwb l wl t lt /div> m ig <>"r fc06 bdwb l wl b lbloyle="cn m ig }">">>r fc06 bdwb e("r g rg h"0" /div> m ig <>"r fc06 bdwb e("r t ">>r fc06 bdwb e("r b ibloyle="cn m ig }">"n m ig }"n m ig }"nm iblock nbtar }">">>ra rri="noollow'phoneIconank ref="${headlinesyr.blog.163.c照片书  |"_bla"}">">>rsc thide">${ - ref="${headlinesyr.blog.163.cgPerm r}/">&c/th reBck w风格"_bla"}">">>rsc thide">${ - ref="${headlinesyr.blog.163.cgPerm rhtml?frompersonalblog">iblock w"_bla"}">">>rsc thide">${ - ref="${headlinesyr.blog.163.ccommendblog?ema_20150408_0okesp;&nb209_0blo APP"_bla"}">">> t iblock"> - t iblock"> kad"$_foot_sub/javbcr sc thide">${620">&nank bsp;订阅此ck w"_bl "萍龉馄罩綼s 公司版权褂yle="cocopy;1997-g o7 {ln m ig n m ign m ig }">"!--[rnack IE 6] m ig - - r }"st" id="m-rows=";">t-ds=";">if x="t a_frame${frbw-f40">v ccc bsp1 bsp1-4loyle="cn sc t c" hidefocpgTiltion="http://wwyr.blog.163.cgPerm rw.lov="htt.do?老师=w.lov="htt&&uimgif x=${uame|eu t-ds=";">if x="t a_frame">> m/${xwl x} "苖 iblock nbgrpfault:g <}">" m/${xx.l x} lass="rrb">">>list t-ds=";">if x="t a_frame 1 wl " m/${xwl x} s" hidefocitmlank" hyr.blo"> /javascript" id="wumiiRelated> wif}ow.Nimg{tm:{'zd="' d="'groupInfo:{}, }">"'bdc0' bdc0', bdc2' bdc1'groclal n'bgc0' bgc0', bgc1' bgc1', bgc2' bgc2', bgh0' bgc9'groclal n' 5 ">,'udg/static/2633 "> }">"> }">">] ,cj:[-3] ,c216 ,cm:["","gPer/"," tium/","music/","t-dle.loft/","e', /","profcap/","pprank/","","'+nearchiv re] ,cf:0 ,c pv }">",tidis2277206 }">",t }">",tc:0 }">",tl:3 }">",ut:0 }">",u }">",um }">",ui:0 }">",ud: ,cp:{nr:1 }">",cr:1 }">",vr }">",fr:="fc06",cs:0 ,ct:{'nav':['exta', rea ', 旱囊', 音乐', 收藏', 博友', 关于我', 0张照'],'enabled':[ ,6],'}">${x.nav':p segre('11111111',2 ,cu ,cv ,cw }; wif}ow.UD mg{}; UD.老师 mg{ < uimg 5152419&w }",uimg alt:'om/${b }",e} {else:144 1 }", }", }",TOKEN_HTMLMODULE }",isM{x.iUimgBPer ">",isW>" /javascript" id="wumiiRelatedt.126.net/newb1age/images/microblog.r/j/pc.js?v= 832439683as /javas }">" /javascript" id="wumiiRelatedt.126.net/newb1age/images/microblog.r/j/m/{li/pm.js?v= 832439683as /javas }" /javasc.nosdn.127.nr_sinticsm > s.js gtype"tare/jave/javass /javas }" /javascgtype"tare/jave/javass }_> s_nacc=62044';neteg&cT⒆觡er(); .us ImerNder.no mg'om/${x.gPerm >roblog.png?1" r_single&t=\s=pgetime()" border="0" src=; /javas /javas> wif}ow. elseout(fun.loft(){ (fun.loft(i,s,o,g,r,a,m){i['Goo="tA_sinticsObje.l']=r;i[r]=i[r]||fun.loft(){ (i[r].q=i[r].q||[])y-Msh(tiou )},i[r].l=1*.us borde;a=s.cnt}{eE> (o)groupm=s.="0E> sBy /spa(o)[0];a.async=1;a..nosg;m.p ntN e.inimgtBe e(a,m) })(wif}ow,docu ,'/javas', //commse,="t-r_sinticsm /r_sinticsmjs', ga'); ga('cnt}{e', 'UA-692049 -1', ' wif}ow. elseout(fun.loft(){ rrameiptimgdocu .cnt}{eE> ('/javas'); }">"ameipt.async mg1; }">"ameipt..no mg'om/${x.g1age/images/microregss="/rrs/js83064_aswlf_V3_1ijs'; docu .body._20" iChild(ameipt); }">" },300); /javas } /javascgtype"tare/jave/javasst.126./.usblog.} =1}c e/} tt .js /javas hlog>